<b id="557vb"><big id="557vb"><i id="557vb"></i></big></b>
<ins id="557vb"><th id="557vb"></th></ins>
<dfn id="557vb"><p id="557vb"><nobr id="557vb"></nobr></p></dfn>
<font id="557vb"></font>

<sub id="557vb"></sub><meter id="557vb"></meter><var id="557vb"></var>

    <address id="557vb"><mark id="557vb"><rp id="557vb"></rp></mark></address>

      <ins id="557vb"><address id="557vb"><output id="557vb"></output></address></ins>

        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歷史人物在舞臺上的塑造美學

        時間:2022年11月2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錢躍
        0
         歷史人物在舞臺上的塑造美學
        ——話劇《覺醒年代》解析

        話劇《覺醒年代》劇照

          如何在舞臺上塑造歷史人物,如何讓重要歷史人物在話劇舞臺上發出耀眼之光,特別是如何讓已經在一部現象級電視連續劇中成功塑造的重要歷史人物再次深入到觀眾的內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和考驗。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出品的話劇《覺醒年代》,創新表現手法,實現了許多新突破,讓觀眾在歷史和現實的碰撞中產生了共鳴。

          運用舞臺風格化的人物克服舞臺在有限時間內對歷史人物塑造的單薄性

          對藝術作品而言,風格是藝術作品在整體上呈現出的具有代表性的獨特面貌。法國作家布豐有一句名言:“風格即其人?!焙诟駹枌Υ俗髁诉M一步的發揮:“風格在這里一般指的是個別藝術家在表現方式和筆調曲折等方面完全見出他的人格的一些特點?!贝嗽捯徽Z中的,道出了樹立風格的重要性——風格不僅能讓人記住藝術作品中的人物和情節,甚至能讓人記住創作者。

          《覺醒年代》里面的歷史人物,幾乎個個都是“大腕”,有自己獨特的風格,這也為藝術地、風格化地表現這些人物提供了天然的有利條件。但畢竟不同于電視連續劇可以通過鋪陳、伏筆、詳細交待、娓娓道來體現人物的風格化,話劇舞臺只有短短兩三個小時,如何在這有限的時間內用舞臺風格化的人物,來克服蜻蜓點水般對歷史人物塑造的單薄性,并將歷史人物與眾不同的特質呈現出來,話劇《覺醒年代》做了很多嘗試。

          比如,陳獨秀這一人物風格化的塑造,從一開始的意氣風發,到晚年喪子的悲痛和落寞,這一跨度突顯了陳獨秀這一人物的開拓性、悲劇性風格。剛出場的陳獨秀,痛陳“當今世界,列強并立,皆挾其國家與我相爭,臥榻之旁,敵人鼾聲如雷,然我國人卻沉夢不醒”,“我千年之古國,將淪陷于異族,我黃帝之子孫,將斷然無生機”。這是何等悲愴!陳獨秀雖然說:“陰冷、潮濕、凄涼。淹沒、沉浸、死亡?!鄙踔敛粺o偏激地宣稱:“這樣的國,無可救藥,不救也罷?!钡]有完全絕望,而是認為:出路有,但出路不是老路,不能只有革命,還要繼續為中國尋找一條救國之路。劇中,李大釗擔心陳獨秀“海上風大且冷,您穿得如此單薄”。而陳獨秀大笑回應:“不,冷風會讓我清醒”,“只要心里亮堂,再黑,就總會看得見的”。一個活脫脫的意氣風發的先驅者,讓人印象深刻。李大釗走向陳獨秀,脫下身上的大衣,遞給陳獨秀。陳獨秀朗聲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守常,我今日欠你一個人情,日后,你要記得討要?!边@里又突出了陳獨秀的不拘小節、重情重義和壯志豪情。

          而全劇的最后,當陳獨秀送給陳延年、陳喬年一袋炒糊的南瓜子時,雖然還在說“到了法國以后,多研究一些馬克思的書,不要總是沉迷于無政府主義” ,但已盡顯父親不舍之情。當犧牲后的陳延年和陳喬年“走”到舞臺的前方,他們微笑著,陳獨秀看著他們,光束下,他們三個人站在一起。陳獨秀哭著,他張開雙臂,把兩個兒子摟在懷里。此時陳獨秀的悲傷和落寞,特別是他的悲劇性格和命運,深深地打動了觀眾。

          這樣的以空間換時間的處理還很多,比如劇中給予陳延年和陳喬年的篇幅雖然不多,但是也在有限的時間內,塑造了他們信仰的轉變、父子關系的轉變,以及最后的就義。再比如劇中李大釗、陳獨秀、胡適從一開始“云對話”時的相互欣賞,相互的使命分工和激勵,到第一次見面的把酒言歡,再到最后因信仰不同而走向事實上的決裂,都展現了這三位重要歷史人物不一樣的風格,他們雖然是新文化運動的開拓者,但卻以自己的行為,闡釋了“君子和而不同”的儒家理念。

          人物塑造的單薄性,有時還體現在雖有“典型人物”形象,但沒有上升到“典型性格”。恩格斯在《致瑪·哈克奈斯的信》中首次提出:“據我看來,現實主義的意思是,除細節的真實外,還要真實地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彼€寫道:“您的人物,就他們本身而言,是夠典型的;但是環繞著這些人物并促使他們行動的環境,也許就不是那樣典型了?!边@就揭示了“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的根本問題。我們許多文藝作品中,不乏有著鮮活生命力的“典型人物”的塑造,但是,主要由于我們對“典型環境”特別是時代本質特征的理解還不夠透徹,使得這些突出的“典型人物”形象無法上升到“典型性格”的高度,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缺陷?!栋正傳》中創造的阿Q,就是辛亥革命前后中國社會中麻木人群中的典型人物;巴爾扎克名著《人間喜劇》中創造的葛朗臺,就是真實反映1818年- 1848年的歷史發展中法國的典型人物;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蓋茨比》,讓那個“典型性格的人物”成為作者抨擊那個“典型環境”塑造出的一個被時代異化了的畸形形象,所以它才成為美國經久不衰的經典作品。話劇《覺醒年代》力圖通過舞臺風格化呈現,將李大釗、陳獨秀等“典型人物”形象,上升到“典型性格”的高度,這些努力是非常值得的。

          運用影視化表演風格與影視化視像造就歷史劇舞臺塑造美學

          現代影視化表演風格,既可以采用生活化表演,以生活的自然形態藝術地反映生活,以精巧的藝術構思形象地表現生活的本來面目,這一美學原則要求影視表演更加逼真、自然、生活化,表演時將藝術與技巧隱藏到生活的背后,融入生活之中,是看不出技巧的技巧,使屏幕上的表演達到練如不練、出色而本色的境界。生活化表演是為了逼真地在屏幕上塑造典型和鮮明的人物性格,質樸的生活形態具有豐富的藝術含量,具有生活本身包含的復雜性和多義性,能引起觀眾的藝術美感、思索與聯想。另一方面,影視化表演風格,也會借鑒戲劇化表演,比如夸張手法、程式化、明顯的表演痕跡、較強的服飾性等等。

          話劇《覺醒年代》嘗試運用影視化表演風格與影視化視像來造就歷史劇舞臺塑造美學。比如開篇的舞蹈,呈現了20世紀初中國的現狀,中華民族因為貧窮、羸弱而被列強吞噬、摧殘。舞臺的空間被擠壓。煙霧之中,眾生沉酣。而舞蹈特有的表演藝術風格,形成夸張美化的規范性程式動作,鮮明有力地表達了陳獨秀和李大釗的出場背景:長夜難明赤縣天,百年魔怪舞翩躚。這樣的表演風格下,主要人物的出場,就更加讓人震撼。

          影視化表演風格與影視化視像,還用在許多情節中,如帶假辮子的太監,陰婚少女,帶假辮子的和尚……舞臺的背后,一個女孩被打扮得艷俗可怖,她哭哭啼啼地走著,媒婆在旁邊扶著她,她的前面,一個男人懷里抱著一只公雞,公雞的脖子上綁著紅布,后面跟著幾個農民模樣的人,他們傻里傻氣地笑著。眾農民齊喊: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夫隨夫,不得改嫁。三從四德、從一而終。李大釗看著這些人。突然之間,這些人在舞臺上定格了,然后,他們仿佛像一個個僵尸般慢慢地移動著,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他們在痛苦著、掙扎著。他們裹挾著李大釗,讓他掙脫不了。這時,周樹人上場: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里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吃人的是我哥哥!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從來如此便對嗎?當周樹人在痛苦地朗誦(寫作)《狂人日記》的時候,舞臺上多媒體的運用起到了很好的襯托效果。

          第三幕第一場的女人戲,也嘗試運用影視化表演風格與影視化視像來體現封建禮教害人的主題,布光和服化都獨具匠心。燈光起,舞臺中央一張老式床榻放著。高曉嵐、江冬秀、趙紉蘭和朱安各自坐著,她們都怔怔地看著前方。她們的名字都對應地出現在屏幕上。高君曼和陳獨秀站在高曉嵐的身邊,許廣平和周樹人站在朱安的身邊。胡適站在江冬秀的身邊,李大釗站在趙紉蘭的身邊。在這場難得的太太扎堆的戲中,布光和服化的風格化運用,非常有創意,讓觀眾感受到這些重要歷史人物覺醒的那個年代,首先面對的就是舊家庭、舊道德和舊感情,而每個人所秉承的理念不同,處理方式就很不同:陳獨秀是拋棄,魯迅是供養起來且分離,胡適是教育和忍讓,李大釗是相敬如賓。雖然一些觀眾對這一場的處理方式還有疑惑,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樣處理,風格感完全出來了。

          從電視連續劇的豐富人物和豐富情節中,截取精彩的橫切面,完成歷史人物豐富性塑造

          要把電視連續劇《覺醒年代》的豐富人物和豐富情節在兩個多小時的舞臺上呈現出來,“撿到籃子就是菜”肯定不行,簡單的蜻蜓點水般的濃縮也難出效果。舞臺劇《覺醒年代》通過截取精彩的橫切面,完成歷史人物豐富性塑造。如何截取精彩的橫切面?舞臺劇《覺醒年代》主要是抓住了人物塑造的精彩瞬間與沖突的焦點。

          比如,在體現新文化運動中的北大時,舞臺劇《覺醒年代》從電視連續劇這么多的內容中,提煉出了一個橫切面:辯論。以辯論來體現北大,不僅和蔡元培校長堅持的辦學理念相契合,也使新舊文化沖突有了載體。在北大這一自由辯論的擂臺賽上,從教授之間的辯論(一開始陳獨秀進入北大在長桌會議上的辯論),到學生們參與教授的辯論(文言白話孰優孰劣之爭,廢除漢字之爭等),這些辯論和爭論,塑造了精彩的人物性格,并繼而讓觀眾直觀形象地了解了新舊文化之爭背后的實質。最后陳獨秀總結說:“不,中國的舊學,乃是世界學術中的一部分;儒家孔學,只是中國舊學中的一部分;綱常倫理,只是儒家孔學中的一部分。他們本分以內的價值,我們并不反對。但是若要把一部分中的一部分的一部分,定為一尊,尊為道統;把全體的全體的全體,都一齊踩在腳下,說得一文不值,說成異端學說,就有悖于講學自由的神圣,這才是文明進化的最大障礙!”相較于電視連續劇而言,舞臺劇《覺醒年代》截取的這一辯論橫切面,基本形成了相對的整體性,所以陳獨秀的這段總結陳詞非常自然、有力量。

          另外,舞臺劇《覺醒年代》對于辜鴻銘的塑造,也是提煉了電視連續劇里的精彩橋段。作為新文化的反對派,辜鴻銘一開始就當著蔡元培先生的面為難陳獨秀“那你憑什么來擔當北大文科學長?”當胡適初入北大時用《荷馬史詩》當中的一句話“我們回來了,請你們看分曉吧”表達自己此刻站在這里的心情時,辜鴻銘不慌不忙地用希臘語朗誦了原汁原味的《荷馬史詩》中的一句:尊貴的王者也要傾聽別人的意見,謹慎行事。辜鴻銘還借機忠告胡適:“朗誦希臘的古詩,一定要用英國倫敦紳士純正的英語。你的發音太不地道了,完全是下等人的發音?!币粋€貌似思想守舊、卻是學貫中西的文化大家的人物形象,躍然于舞臺。后來,李大釗、陳獨秀、胡適請辜鴻銘出山,與朱爾典對談,辜鴻銘不辱使命,更增加了觀眾對他的欽佩,更重要的,也增加了對新舊文化復雜性的認識。

        (編輯:賈巖)
        會員服務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3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