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ltrpn"><span id="ltrpn"><delect id="ltrpn"></delect></span></delect>

            <ins id="ltrpn"></ins>

            首頁>首頁幻燈

            講好中國故事:《講話》極大推動海外進步文藝發展

            時間:2022年05月28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
            0

              1942年5月,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1943年10月19日,《解放日報》刊發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講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精神引領下,廣大文藝工作者革新文藝機制、健全文藝組織、壯大文藝隊伍、繁榮文藝創作,再造中華美學,開辟了中華文藝的新紀元。

              1943年10月19日,《解放日報》刊發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

              《講話》發表后,先后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出版發行,在世界廣泛地傳播,受到各國文藝界、進步作家、評論家的熱情肯定和高度評價,成為各國進步文藝工作者的工作讀本,為國際革命文藝運動發揮了巨大作用。

              《講話》的海外出版和傳播情況

              朝鮮

              《講話》在國外最早的譯本,是1945年12月朝鮮咸鏡南道出版的朝鮮文譯本。

              1972年,為紀念《講話》發表30周年,朝鮮勞動出版社出版了《講話》的朝文最新版本。

              日本

              《講話》在日本翻譯出版也是比較早的。1946年,千田九一將《講話》翻譯成日文,由新日本文學會出版,書名改為《現階段中國文藝的方向》。

              1951年,鹿地亙重譯,改名為《1942年延安毛澤東文藝講話》出版。

              1952-1953年,《毛澤東選集》日譯本在東京分為六卷出版,《講話》又有了新的日譯本。

              1954年,日本毛澤東選集刊行會再次出版了《講話》單行本,題名為《文藝講話》。

              越南

              抗日戰爭時期,《講話》就在越南革命者中廣為傳閱。先是中文,后是越文,開始還是手抄本。

              1955年,越南文藝出版社出版了南莫翻譯的越文《講話》單行本。

              印度

              1950年,《講話》在印度出版,除了英文版本,還有孟加拉文、印地文、馬拉提文、泰米爾文、泰魯固文、馬來雅冷文等多種譯本。

              蘇聯

              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前,蘇聯就有幾種不同譯本。據俄羅斯漢學家李福清介紹,原“蘇聯中國學圖書館”還收藏有延安最早的1943年10月解放社出版的版本。

              50年代起,蘇聯翻譯出版了《講話》的單行本,1952年、1953年出版了俄文版《毛澤東選集》。

              法國

              新中國成立后,《講話》開始傳入西方。

              1949年10月,法國彼?!の魃w爾出版公司翻譯出版了《講話》的法譯本。這個譯本曾流傳到意大利和拉丁美洲國家,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的《講話》最初譯本,大都以此法譯本為依據。

              德國

              1949年10月,柏林《東方與西方》雜志根據英譯本節譯,并同時出版了德文的節譯本。

              1950年12月,柏林漢舍爾出版公司根據法譯本出版了德文全譯本。

              1952年5月,德國藝術學院翻譯出版了《講話》的新德譯本。

              美國

              1950年,美國國際出版社出版了《講話》的英譯單行本,此前紐約《工人日報》曾摘譯刊登過。

              1952年,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等人編的《中國共產主義歷史文獻》中,收入《講話》,并加評論。

              1980年,美國密歇根大學出版了由澳大利亞學者龐尼、麥克杜格爾親自參考80余種中外譯本后重新翻譯的《講話》。

              古巴

              1951年,古巴《基本》雜志刊載了《講話》的譯文。

              1961年,古巴《馬埃斯特臘山報》刊登了《講話》。

              1962年初,古巴國家印刷局又出版了《毛澤東論文學和藝術》,其中收入了《講話》全文。

              此外,1949年英國《現代季刊》第四卷第一期刊載《講話》的譯文。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波蘭讀者出版社以波蘭文出版了《講話》單行本;捷克斯洛伐克作家聯盟出版局出版了《講話》捷克文單行本;匈牙利《馬克思列寧主義小叢書》譯載了《講話》的《結論》部分;意大利《再生》和《新生活報》也發表了《講話》譯本,后出版了單行本并連續發行三版;巴西《為了全體》雜志譯載了《講話》;埃及、墨西哥、哥倫比亞、烏拉圭等國也相繼翻譯出版了《講話》。

            《毛澤東選集》的英文版、法文版、俄文版、西班牙文版,圖源:《光明日報》

              《講話》在海外的反響和評價

              1946年,朝鮮文學藝術總同盟組織過關于《講話》的學習討論會,參加的有作家、評論家、詩人、戲劇家等約四五十人。朝鮮《勞動新聞》發表的研究文章指出:

              《講話》從擺在中國革命的文學藝術面前的迫切要求出發,對文藝工作者的立場問題、文學藝術的對象問題以及為提高文學藝術的戰斗性和人民性的一系列原則問題作了解答,在馬克思列寧主義革命原則的基礎上,指明了革命文學藝術建設的正確道路。

              日本早稻田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會曾把《講話》列為首要的研究課題。日本的一些進步劇團曾反復學習《講話》。日本多位文藝理論家、作家、學者曾這樣評價:

              《講話》是進步文學的最重要的文獻之一,它不僅是中國的,而應當說是一切國家的革命文學家的工作指針。

              ——日本文藝理論家評價

              《講話》具有強烈的民族特點,同時又具有普遍意義。

              ——日本學者在其日譯本的后記中寫道

              讀了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后,知道自己創作上的缺點,想努力克服它。

              ——日本著名作家德永直在《靜靜的群山》第二部《后記》中曾談到《講話》對他寫作的影響和啟發

              越南文藝理論家、翻譯家鄧臺梅這樣評價《講話》:

              抗戰時期,越南革命文藝工作者曾普遍學習過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如今《講話》已成為越南每一個文藝工作者和越南文學院中國古典和現代文學研究組等專門機構經常學習的重要文獻之一。

              一位印度作家說:“當我第一次讀到這篇文章時,我感到,它不僅對中國知識分子很重要,而且對印度知識分子也很重要?!币晃幻霞永牡男≌f家說:“我清楚地記得,我第一次讀到這篇文章時,就對作者以極其簡樸和具有說服力的文字表達了困難而復雜的思想的驚人能力,和從頭到尾處理主題的科學態度感到驚訝。我認為,這是這篇文章對各國進步思想家都如此有價值的最大因素,只有在作家對主題有了很深刻的、清楚的科學領會時,才可能這樣清楚地、簡明地處理主題?!薄吨v話》的馬來雅冷文譯者寫道:“《講話》一文在許多問題上對我們有很大幫助。印度的大多數進步作家在這個文件的基礎上獲得了一致的意見?!?/p>

              斯里蘭卡作家赫·毛希丁在《愛國者》周刊上發表文章認為,《講話》“是不朽的寶庫”,也“是一座燈塔,不僅給中國的文藝工作者,而且給全世界的文藝工作者照亮了道路?!?/p>

              曾經長期擔任蒙古作家協會主席的著名詩人和小說家達木丁蘇倫在題為《文藝工作者的戰斗綱領》文章中寫道:

              我初次看到毛澤東同志的《講話》這一著作,還感覺不到它有什么新奇驚人的地方,誤認為它和我們現在所走的方向相似而沒有指出今后所要遵循的新方向。其實不是這樣,我感到它有了不起的驚人之處,它不僅豐富了我們的知識,給我們新的創作內容,更重要的是把我們從模糊不清的道路中引導到正確的、為工農兵大眾服務的革命道路上來,使我們明確了正確的發展方向,讓我們看到了燦爛美麗的遠景。

              《講話》對我們來說是有重大現實意義的,它不是古圣賢的珍寶,而是我們文藝工作者為人民服務的戰斗綱領?!吨v話》不僅給中國的文藝工作者指明了正確的方向,也給世界各國的先進文藝工作者和蒙古的文藝工作者指明了密切結合實際的工作方向。

              印度尼西亞進步作家、評論家閱讀了《講話》后,積極探索文藝如何更好地走同工農大眾相結合的道路。1959年1月,在召開的第一次印度尼西亞人民文化協會代表大會上提出反對“為藝術而藝術”,樹立藝術為人民服務的旗幟。一位作家在《革命機器的螺絲釘》中寫道:

              在創造為印度尼西亞工農和人民武裝力量服務的革命文藝的斗爭中,毛澤東主席的《講話》是一個十分重要、十分銳利的思想武器。

              重新認真學習這一《講話》是非常重要的。這是為了使我們更加堅定地站到革命和人民的一邊,這是為了正確地解決為什么人服務和如何服務這一根本問題,使革命文藝成為整個革命機器的一個組成部分——革命機器的齒輪和螺絲釘,使我們的文藝作品成為團結人員、教育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武器。

              蘇聯文藝界重視和熟知《講話》,并給予很高評價。他們在翻譯的一些中國小說的《引言》中稱《講話》是“中國進步文學的戰斗綱領”,“進步的中國文學史的重要路標”,“在中國文學歷史上開辟了新的一章”。

              中國悠久文化的真正繼承人——中國共產黨向來非常注意文學和藝術的發展。早在1942年5月,當抗日戰爭進行得最激烈的時候,在解放區首都延安的窯洞里,中國共產黨召開了文藝座談會,毛澤東在會上講了兩次話。他的話成了中國整個進步文學的戰斗綱領。

              ——1949年《李家莊的變遷》俄譯本引言

              毛澤東1942年在解放區首都延安召開的作家會議,是進步的中國文學歷史上的重要路標。在這次會議上,中國人民的領袖對于發展文學的基本問題給出了明確的、詳盡的回答,他號召作家創作真正人民的作品。

              ——1950年《中國短篇小說集》俄譯本引言

              屬于人民的、使用活的語言的、為中國廣大勞動群眾所了解的現代中國文學,是依照毛澤東1942年指示的道路發展的。中國共產黨領袖的這些指示,在中國文學歷史上開辟了新的一章,愈來愈明顯地表現在像趙樹理、劉白羽、周立波、柳青、草明等作家的著作中。

              ——1951年周立波小說《暴風驟雨》俄譯本序言

              法國彼?!の魃w爾出版公司出版的《講話》法譯本在卷首寫道:“這本書里的毛澤東的論文是在好久以前發表的,但是它對目前中國的革命、文化運動和新中國文學藝術的方向仍舊起著指導作用?!?/p>

              1952年5月,德國第三屆作家代表大會召開期間,《講話》作為代表大會的參考文件之一送給作家,同時還舉行了《講話》發表10周年紀念會。許多報刊對《講話》分別發表過摘要或評論。女作家安娜·西格斯說:

              誰要是慢慢地、徹底地讀一遍這個講話,一定會發現他以前所不知道的、但希望知道的許多向題。誰要是把它讀了二、三遍,就會得到所有問題的正確的解答。

              美國進步作家法斯特說:“這篇講話給我們開辟了新的道路,使我看清楚了我們的時代使美國以及今日的中國產生這樣的文藝問題的新因素?!泵绹谌俗骷也祭收f,他發現許多青年作家和藝術家常常引用《講話》,說明“他們都在設法尋求他們在工人階級中的地位,由此可見,毛澤東在思想上對他們有多大的幫助了?!?/p>

              古巴著名詩人紀濂指出:“毛澤東的《講話》在為人民服務的人民文學的概念里,是一個具有非常大的價值的文件?!薄督袢請蟆钒l表文章認為《講話》“確實是一篇散發著萬丈光芒的科學唯物主義的文藝理論的綱領,毛澤東的文藝思想是永恒的,是每一個革命知識分子和革命文藝家的工作中不應該也不可以缺少的?!?/p>

              波蘭《人民論壇報》的評論文章認為,《講話》闡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美學觀,成了無產階級在文化領域的綱領和藝術政策的宣言。

              匈牙利一位詩人、文藝評論家在《文學報》發表題為《毛澤東論文學》的文章,說《講話》“已成了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文學而奮斗的國際武庫中的光輝武器?!?/p>

              《講話》和紅色文藝講好中國故事

              包含《講話》在內毛澤東著作在海外的廣泛傳播,塑造了新中國取得民族獨立的大國形象。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中國,面臨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全面封鎖,以及中蘇關系破裂帶來的沉重打擊,同時國內又面臨著工業化初期的繁重任務,新中國卻在外交上取得了歷史性成就。連一些美國人也不得不認同中國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所取得廣泛影響力,遠遠高于其物質力量所能提供的水平。

              包含《講話》在內毛澤東著作在海外的廣泛傳播,在世界上培養了一大批熟悉中國文化的讀者、朋友和伙伴。伴隨著毛澤東著作的大量傳播,一大批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圖書、書畫、藝術品進入到蘇聯、東歐等地區。從基輔到彼得堡,從萊比錫到柏林,一些中國畫報、中國書刊能夠及時在這些城市銷售。根據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第一任柏林辦事處主任郭毓基先生的回憶,當時一些咖啡館、酒吧都掛有徐悲鴻的《奔馬》,戶縣農民畫也擺在萊比錫書展的展臺上,連東德高速公路的收費處都要掛一幅中國畫。在坦桑尼亞的達累斯薩拉姆,參加中國國際圖書總公司博覽會的當地人表示他們讀過中國畫報和書籍,能夠當場說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領袖的名字證明自己對中國的了解。

              與此同時,在《講話》精神的激勵和感召后,大量紅色文藝作品涌現,以“秧歌”為雛形、載歌載舞為主要特點的文藝工作團隊成為傳播紅色文藝的生力軍。早在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國紅色文藝就已走出國門,開始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

              1

              中國青年文工團在匈牙利布達佩斯

              1949年7月,第二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在匈牙利布達佩斯舉辦。中國民主青年代表團受邀參加。

              1949年7月,來自各解放區文工團的領導和骨干約70人組成中國青年文工團,隨蕭華率領的中國民主青年代表團前往布達佩斯參加世界青年聯歡節活動。代表團帶著毛主席和周總理“要宣傳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要加強和各國青年的友誼,要向他們學習”的殷殷囑托,演出了一組反映中國人民斗爭生活、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節目,其中包括秧歌劇《牛永貴負傷》《十二把鐮刀》,獨舞《牧馬舞》(表演者賈作光),雙人舞《希望》(表演者斯琴塔日哈、烏云),民樂合奏《放驢》(表演者王鐵錘、王小壽),集體舞蹈《大秧歌》《勝利腰鼓》以及李波、王昆、郭蘭英的獨唱和合唱等,全部節目均以中國民族樂器伴奏。

              演出結束后,法國代表對中國代表說:“你們的節目,我一句話也聽不懂,但是我能看懂”“我們看到了中國人民的勞動生產,看到了中國人民的斗爭生活,看到了英勇的解放軍和軍民關系,給我們很大的教育?!币晃粚а菁拥卣f:“你們的表演、舞蹈和音樂都很好,是生活與藝術的美妙結合?!?/p>

              青年文工團副團長周巍峙后來回憶說,美國代表團看了我們的大秧歌、腰鼓舞之后說,從那種精神狀態,看出了中國人民勝利的豪氣。

              2

              “烏蘭牧騎”在法國

            《人民日報》關于中國“烏蘭牧騎”在法國馬賽街頭演出的報道

              1965年9月,應法國學聯邀請,中國學生代表團參加在法國馬賽舉行的第十三屆大學生國際文化聯歡節。代表團挑選精兵強將,組織起一支7人文藝小分隊,只攜帶一架手風琴、一部伴奏用的錄音機、幾套舞蹈服裝和幾件簡單道具,在聯歡節開幕式上演出。

              在聯歡節開幕式的首場演出中,“烏蘭牧騎”和代表團的5位代表一起演出。演出令全場觀眾耳目一新,充分領略到中國紅色文藝的強烈魅力。4位舞蹈演員跳起“紅綢舞”“女民兵舞”“豐收舞”等,迸發出強烈的紅色激情;兩位歌唱演員引吭高歌《紅梅贊》《大海航行靠舵手》《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我趕著大車跑得歡》《火車來到了戈壁灘》等紅色歌曲,展現出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手風琴表演者演奏了《回延安》和法國的《游擊隊員之歌》,使人們感受到器樂展示紅色歷史的魅力。最后,整個代表團的全體成員,意氣風發地合唱起《我們走在大路上》。歌聲剛落,全場觀眾即爆發出經久不息的熱烈掌聲。

              開幕式后,法國方面又熱情邀請“烏蘭牧騎”去馬賽附近的幾個小城市和巴黎、里昂等大城市巡回演出?!盀跆m牧騎”不愧是中國紅色文藝的“工作隊”。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與場合,先后與200多名法國青年和學生座談,積極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情況。不少法國青年說,此前覺得中國是個神秘的落后國度,但觀看演出并聽取介紹后認識到,中國已經從東亞病夫一躍而起,和法國一樣成為擁有原子彈的大國。有的青年還特地說,中國走社會主義道路走對了。

              3

              《白毛女》劇組在日本

            中國上海舞劇團訪問日本,受到熱烈歡迎。

              1972年7月10日,上海舞蹈學?!栋酌穭〗M(對外稱“中國上海舞劇團”)應日方邀請,在中日友好協會秘書長孫平化的率領下到達日本,受到了日本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這次民間性質的出訪成為中日關系的“破冰之旅”。

              7月14日晚,舞劇團在東京舉行首場演出。1200多名觀眾欣賞了芭蕾舞劇《白毛女》和鋼琴協奏曲《黃河》。演出非常成功,觀眾掌聲此起彼伏。謝幕后,舞臺上打出“中日兩國人民友好萬歲”的橫幅。日本國務大臣三木武夫和通商產業相中曾根康弘看后夸獎道:“真不錯,一定很受歡迎?!?/p>

              舞劇團的活動改變了不少日本人對中國的態度。一些來幫助劇團工作的朋友同劇團成員相處后了解到中國的具體情況,羨慕中國人民平等安定的生活,并主動向親朋好友宣傳。一些人原來對中國持有懷疑和觀望的態度,經相處和交流態度明顯改變,紛紛稱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送行時還特地打出大幅標語“我們永遠不忘紅太陽”。有工人觀看演出后說:“感到一股和日本芭蕾舞不同的堅強力量和親切感?!比毡疚璧冈u論家安景正夫說:“演出具體體現了毛澤東‘洋為中用’的思想……中國的芭蕾舞不像日本那樣單純地移植,而是積極吸取對革命有益的部分?!睉騽≡u論家石澤秀二說:“無論《紅色娘子軍》還是《白毛女》,都不僅僅是芭蕾而且是舞劇。它們不局限于芭蕾的表現形式,還吸收了中國民間舞蹈和京劇的動作,使用了民族樂器,表明它們已和西歐的芭蕾完全不同了?!?/p>

              《白毛女》舞劇團的訪日,為揭開中日兩國關系新篇章發揮了特殊作用。由《白毛女》促成的“芭蕾外交”,成為中國外交史上一段佳話,也成為中國紅色文藝對外傳播史上一次輝煌時刻。

              延安文藝座談會開辟了中華文藝新紀元,而《講話》及它所引領的中國紅色文藝的海外傳播,為樹立新中國的嶄新形象、促進與世界各國的友好關系發揮了重要作用。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指出:“文藝工作者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發中國精神、展現中國風貌,讓外國民眾通過欣賞中國作家藝術家的作品來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增進對中國的了解?!薄拔乃囀亲詈玫慕涣鞣绞?,在這方面可以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一部小說,一篇散文,一首詩,一幅畫,一張照片,一部電影,一部電視劇,一曲音樂,都能給外國人了解中國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都能以各自的魅力去吸引人、感染人、打動人?!毖影参乃囎剷v話精神的紅色演繹,也為新時代如何用文藝的形式講好中國故事提供了范本。

              參考文獻:

              涂武生《〈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在國外的傳播和影響》(《岱宗學刊》)

              邵 煜《〈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在國外的傳播和影響》(《文史雜志》)

              劉 忠《〈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在國外的譯介與評價》(《中州大學學報》)

              胡新民《1949—1972年:中國紅色文藝海外行片斷》(《黨史文匯》)

              何明星《天下誰人不識君——毛澤東著作的海外傳播》(《光明日報》)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
            免费网站免费高清视频黄色免费网站免费看电影免费高清视频免费观看日本无吗无卡v免费清高清黄色免费视频免费视频网站免费动漫久久免费视频黄网站免费免费看电影的网站青青草免费在线视频免费1级a做爰片观看 免费a级毛片免费黄色免费看片免费电影网免费黄色片在线免费观看免费两性的视频网站免费成人视频人人揉揉香蕉大免费在线免费电影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黄页网址大全免费电影免费在线观看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做爰直播全过程免费的视频免费看黄软件免费电影网站免费性爱视频成人免费视频日本真人做爰免费视频162秒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啪啪啪免费视频黄页网站免费频道大全免费大片日本免费毛片免费视频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男同志vinedos同志免费 免费电影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在线看的免费网站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免费黄色小说黄色视频免费看免费做爱视频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漫画网站看免费大片性视频播放免费视频日本免费视频日本片在线看的免费网站亚洲免费视频 小说免费黄色视频免费a片毛片免费看免费黄色视频免费a毛片日本无遮无挡免费视频免费a级黄毛片曰本女人做爱免费视频韩漫漫画无遮挡免费欧美大片免费流量免费韩国无遮漫画全集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免费观看成人免费男女超爽视频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