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3h1ph"></delect>
      <cite id="3h1ph"></cite>

              首頁>人物·行風>大家風范

              心中的歌聲四十年

              時間:2022年04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桑農
              0

              心中的歌聲四十年

              ——憶我和李光羲先生的歌聲情緣

                在一次活動中,我問李光羲先生:“《祝酒歌》,您唱多少遍了?”他思考片刻后,微笑著回答:“去學校、工廠、部隊、建筑工地,甚至是街道和社區演出時都唱,具體多少遍,我實在記不清楚了?!迸c李光羲先生交往過的人都知道,李光羲先生是一位非常隨和的藝術家,無論哪里有演出,無論演出場面大小,無論演出條件如何簡陋,他從來不挑剔,也從來不計個人得失。

              李光羲

                我從小生長于桑干河畔,在童年的記憶里,每當夕陽西下,無論在山坡上拔兔草,還是在玉米地里施肥,總會聽到村口木桿上那高音喇叭里飛出來的歌聲:“美酒飄香啊歌聲飛……”一次,我站在桑干河畔的山坡上靜靜地聽著那高音喇叭里飛出來的歌聲,一邊聽一邊想:“這是誰唱的?聲音就像從桑干河畔那白云里飛出來的一樣……”幾天后,哥哥告訴我:“村委會有臺留聲機……”聽后我感到十分好奇,總想去那里看看留聲機到底是什么樣子。一個黃昏,我推開那里的房門,里面有幾個人正在商量著什么,其中一個問:“小孩子干什么?”我回答:“看看!”他說:“看可以,不能動??!”我走到留聲機前,看著那方正有形的機身,還有那圓圓的唱片,唱片中間有一行小字兒,上面寫著:“《祝酒歌》,李光羲演唱……”

                一次,在音樂課上,老師提著一個方形的盒子走進教室,他自豪地說:“同學們看,這是錄音機,它能把說話的聲音錄下來,還能播放歌曲……”老師按下開關,那小盒子里傳出:“美酒飄香啊歌聲飛……”那一節課同學們的心情無比高興,大家認為錄音機的歌聲不僅優美,還攜帶方便,比留聲機和高音喇叭先進多了。中午,老師和同學們放學回家,我們幾個同學沒有走,主要是還想聽聽錄音機里的歌聲,于是我們悄悄爬窗戶進了老師的辦公室,4個小腦袋把錄音機圍在中間。一個同學小聲說:“按這個開關它就能唱了?!彼呎f邊伸手按下,只見里面轉動,卻遲遲沒有聲音,仔細看才知道,摁下的是錄音鍵,往后倒,再聽,我們幾個竊竊私語的聲音全在里面了,此時大家相互對視,然后傻在那里。小明同學見多識廣,他說:“聽說能洗掉?!薄澳芟??”我們幾個驚訝地問。小明肯定地回答:“是的!”我們幾個異口同聲:“還愣著干什么,抓緊呀!”大家分別拿臉盆、毛巾……折騰了好一陣,匆忙返回教室。下午老師拿著錄音機再次為同學們播放,發現磁帶不轉,拿出來看,又發現磁帶里有水,這時老師皺著眉頭問:“誰干的?”我們幾個哪能逃得過老師的目光,老師分別指著:“你、你、你,還有你站起來!”老師氣得背著手在教室里邊轉圈兒邊訓斥:“我早跟你們說過,這是高科技,不能動,可你們就是不聽話……”

                秋季剛開學,老師說:“我要去鄉里開會,你們在這里好好寫作業,任何同學不要搗亂,在我的會場里有臺電視,我隨時能從電視里看到你們……”老師離開教室很久了,同學們都不敢動,有位同學輕輕一動,同桌小聲提醒:“別動,有電視!”說實在的,在那個偏僻的小山村,那時老師和同學們對電視只是聽說而已。

                第二年盛夏,我和哥哥上山拔兔草,看到有幾個人在山頂上忙碌著什么,哥哥說:“他們在安裝電視信號接收設備,以后咱們就能看到電視了……”傍晚,我背著青草路過鄉政府大院,只見那里的窗戶前桌子上擺著一個“黑白小箱子”,有幾個人圍在那里看,箱子里有個人在唱歌:“美酒飄香啊歌聲飛……”我趕緊放下背上的青草,站在那里邊看邊問身邊的大姐姐:“那是什么?”大姐姐小聲告訴我:“電視!”我好奇地問:“那里面唱歌的人是誰?”大姐姐又小聲回答:“李-光-羲!”此時,我驚訝地睜大眼睛認真看著,只見電視里的李光羲個子高高,他站在一個大話筒前很有風度地放聲高歌:“待到理想化宏圖,咱重擺美酒再相會,來來來……”看后我才明白:??!原來村口木桿上那高音喇叭里的歌聲是他唱的……

                18歲那年我入伍參軍,上世紀90年代中期,我到駐京某部通信連擔任排長,我所在的連隊是個男女兵混編分隊,一次領導派我帶4名女兵去朝陽區潘家園街道參加軍民聯歡演出?;顒訄龅厥莻€小型禮堂,當時女兵們演唱《當兵不怕苦》,我用手風琴為她們伴奏。我們演出結束剛下臺,著名歌唱家李光羲先生上場了,他唱《祝酒歌》,當時用的是磁帶伴奏,他上場后向觀眾行禮,工作人員開始播放磁帶,當工作人員把播放鍵按下時,不知是磁帶受潮,還是播放設備出現故障,音箱里發出“嗚——嗚”的怪叫聲,此時站在臺上的李光羲先生趕緊跑進音響操控室,那時候數據播放設備還不普及,如果遇到磁帶不轉的問題,最好的辦法是用手輕輕拍打,或者用鉛筆轉轉等,工作人員按照李光羲先生教的方法進行調試后磁帶轉了。李光羲先生再次登臺,可當前奏播放完他正要唱時,音箱里又發出“嗚——嗚”的怪叫聲。此時觀眾著急,音響師急得更是滿頭冒汗,在忙亂中李光羲先生瞥了一眼我懷里抱著的手風琴,我倆一對視,真是心有靈犀,他說:“D調!”“明白?!蔽疫呎f邊拿了把凳子抱著手風琴快速坐到他身邊,拉起了《祝酒歌》的前奏。在手風琴伴奏聲中李光羲先生激情演唱:“美酒飄香啊歌聲飛……”在歌聲和琴聲的感染下,在場觀眾情不自禁地拍打著節奏一起唱,到最后高音結束時,我補了一個手風琴技巧性的結尾,也許是過于激動,我右手錯了好幾個音,可在熱烈掌聲中誰也沒有注意到。那是我第一次見到著名歌唱家李光羲先生本人,沒想到在那樣的場合下,我們成功地合作了一次。從那以后,我和李光羲先生便結識了,他藝德高尚,平易近人。我轉業待安置期間,在京郊一所大學擔任藝術學院副院長,我邀請他去院校講課,課后他為院校的老師和同學們動情演唱:“美酒飄香啊歌聲飛……”

                有了手機微信后,李光羲先生雖然已經步入高齡,但他仍然用手機微信為我傳遞: “美酒飄香啊歌聲飛……”這歌聲飛揚的40年,正是祖國改革開放的40年,在這40年里,我親身體驗了從留聲機、錄音機、電視機到今天的手機微信傳播歌曲的時代變化,李光羲先生的歌聲陪伴我親眼目睹了40年以來祖國日新月異的變化。

                2021年6月,李光羲先生雖然已經92歲高齡,但是在北京朝陽區慶祝建黨一百周年的日子里,他仍然參加了朝陽區文聯組織的相關文藝演出活動。當時我陪同他一起錄制節目,那天天氣很熱,當我和工作人員照顧他時,他總是說:“沒事兒,你們忙吧,我能行,不用照顧我?!蔽覀儾邉澋慕h百年主題歌曲MV制作成功播放后,聽眾們回復贊嘆:“李光羲先生雖然92歲高齡,但是他精神依然矍鑠,聲音仍然美麗……”

                每次我見到他,總會想起我兒童時期那耳畔熟悉的歌聲:“美酒飄香啊歌聲飛……”在一次活動中,我問李光羲先生:“《祝酒歌》,您唱多少遍了?”他思考片刻后,微笑著回答:“去學校、工廠、部隊、建筑工地,甚至是街道和社區演出時都唱,具體多少遍,我實在記不清楚了?!迸c李光羲先生交往過的人都知道,李光羲先生是一位非常隨和的藝術家,無論哪里有演出,無論演出場面大小,無論演出條件如何簡陋,他從來不挑剔,也從來不計個人得失。

                2022年3月14日早上忽然傳來噩耗:“李光羲先生昨天下午因突發腦梗在朝陽醫院病逝了……”聽后,我怎么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春節期間同事們去看望他,他還好著呢,怎么說沒就沒了?

                這幾天,按照北京朝陽區文聯工作安排,我和同事們一起整理李光羲先生所有的演唱錄音,一共收集整理了68首他生前演唱過的歌曲,我懷著沉重的心情把這些歌曲轉換成MP 3音頻格式加以保存。李光羲先生在我的心中是位了不起的歌唱藝術家,他的一生為人民留下了寶貴的藝術財富。幾年前,作家譚宗遠老師曾經和我說:“李光羲先生是品德高尚的歌唱藝術家,你既懂歌唱,又能寫作,將來一定要為他寫本個人傳記?!?/p>

                2022年3月18日下午,北京下了場罕見的大雪,3月19日一大早我和同事來到北京八寶山殯儀館,上午9點李光羲先生遺體告別儀式在東廳舉辦。在這乍暖還寒的早晨,地上結著透亮的冰渣,那屋頂上、松樹上,還有那些車輛上都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在這白茫茫的雪境里,我的心情更加充滿戀戀不舍的傷感。李光羲先生帶著執著的藝術追求離開了我們,他給我們后人留下的是歌唱藝術和永遠值得學習的高貴藝術品格。

                望著那長長的送別隊伍和那憐憐簇擁的白花,我想說:“李光羲先生,您永遠和我們在一起!”

              (編輯:張寶瑞)
              會員服務
              美女摸自己下面出白浆视频成人动漫精品视频教程久久国产学生不卡精品福利街拍偷拍在线图片亚洲日韩国产欧美另类祥仔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五三级动漫色77久久网站内地老熟女老少配视频双性生子产乳调教影音先锋啪啪网 二次元美女图日韩动漫精品欧美制服国产不卡福利免费视频下载街拍偷拍美女凉鞋亚洲欧美日韩卡通图区av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五区在线三级4级全黄亚洲久久爱色情h淫熟女乳夹震动绳结调教先锋影音最新av资源网 美女销魂精品图片动漫版简单不卡国产福利片微博街拍是偷拍吗亚洲欧美日韩图片漫画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四区港台三级97久久综合亚洲色hezyo熟女的证据记忆调教器影音先锋电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