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9x5td"></cite>

<b id="9x5td"><form id="9x5td"><ins id="9x5td"></ins></form></b>

<delect id="9x5td"><track id="9x5td"><ins id="9x5td"></ins></track></delect>

    <span id="9x5td"></span>

    <cite id="9x5td"></cite><delect id="9x5td"></delect><var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var>
      <cite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cite>
      首頁>人物·行風>小荷才露尖尖角

      把孩子的世界還給孩子

      時間:2022年04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北京
      0

        楊映川居然一口氣出版了三部兒童文學:《少年師傅》《千山鳥飛》《藍百陽的石頭城》。沒錯,我用的是“居然”,其中的詫異并不亞于初讀她的科幻小說。和她其他題材的作品不同,楊映川的兒童文學充滿了靈氣和溫暖。

        在《千山鳥飛》的“作者導讀”中,楊映川坦言多年前就有創作兒童文學的想法,但對于習慣以成人視角寫作的楊映川而言,嘗試兒童文學創作并非易事,面對兒童文學的童心、童真、童趣,視角的轉換就是一個新的挑戰。然而從《藍百陽的石頭城》的修改(可對照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小說月報原創版·少年文學》所收錄的《藍百陽的石頭城》和新蕾出版社出版的《藍百陽的石頭城》)看,楊映川努力地使自己“重新成為一個孩子”,繼而以孩子的眼光打量世界,于是便有了南方風物的輕盈、靈動。

        在楊映川的兒童文學中,一花一木、一石一鳥都是有靈性的?!渡倌陰煾怠分械臈钣裾潦嵌编l的一位少年木匠,在他眼中,山林不僅聽得見人說話,而且本身也會說話,“樹不是用葉子說話,不是用樹干說話,樹用它們的根來說話。它們的根埋在地底下,縱橫交錯,互相連在一起,就像手拉著手”。不僅如此,在山林足夠靜的時候,他還能聽得到樹的呼吸:“在我聽來,并不是樹越高越大呼吸聲就越大,那些纏在林間的老藤呼吸聲才是最大的。老藤的呼吸聲像水在管道里流動的聲音,嘩啦啦的,我想是因為它們太柔軟才無法控制自己呼吸的聲音?!薄端{百陽的石頭城》中坐擁石頭城的藍百陽能聞得到石頭的味道:“他清醒的時候,睡著的時候,都能聞到石頭的味道。味道出來也是有層次的,像剝洋蔥一樣,一層一層地散發出來?!笔^有了靈性,便成了藍百陽的牽掛。等到夜深人靜,藍百陽走進石頭城,沉醉其中,仿佛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沒有外界的喧嘩與騷動,有的只是“石頭城中的魚蟲鳥獸、花果金玉、山川河流”。在這個世界中,他只想做一個護城人:“他把阿公、阿婆、阿妹都放到城中,他護著他們?!迸c藍百陽的護城不同,包森林護的是候鳥南遷的千年鳥道?!肚进B飛》中的銀蘭村,對于慕名而來的游客而言或許只是見識萬鳥齊飛的奇觀,但對于生于斯長于斯的包森林來說卻是天堂,尤其銀蘭村大風洞之下的天堂灘,更是人間仙境:“湖面上,淺灘里,草叢中,鳥兒數不勝數,就連幾棵長在湖中央的大樹上也棲滿鳥兒……”大美無言,包森林能做得也只是“仰面躺在石板上,眼睛閉著,耳朵里全是鳥鳴聲”。那一刻,萬物有靈,人與自然融為一體,如夢如幻。

        楊映川營造的靈性世界如同散落南方的“后花園”:紅水河孕育著石頭城,林溪河伴著風雨橋,山林翠綠、野花斑斕、飛鳥共鳴……園中美與藝術共存,共同凈化和撫慰著人心。但這凈化和撫慰就像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肚进B飛》中的舞蹈家朱白因早年追逐名利,后來雖然得償所愿,卻也被名利所束,再也跳不出當年的歡快和靈韻,為了找回丟失的感覺,只身一人來到銀蘭村,但當她看到天堂灘的人間仙境時,還是被震撼到了。震撼之余不禁為自己的功名而羞愧?;蛟S山野的靈氣觸動了朱白因,回來便做了一個夢,夢中朱白因化身天鵝,仿佛鳳凰涅槃,飛天而上,重獲自由,內心也由此完成了凈化。與朱白因的凈化相似的是銀蘭村村民受到的洗禮,只不過是以守護的方式進行。銀蘭村的飛鳥慘遭捕獵,銀蘭村的村民難辭其咎,不僅充當了幫兇,有的還是元兇,但當包森林不顧黑夜憑一己之力與外來獵鳥人對抗時,趕來的包森林的阿公擲地有聲地喊道:“這里的山是我們的,鳥是我們的,你們來這里打鳥還這么理直氣壯,打爛你們的燈活該!如果再敢傷人,你們怎么對付鳥,我們就怎么對付你們!”阿公身后的銀蘭村村民聞言仿佛受到一場心靈洗禮,紛紛加入吶喊的隊伍,正如小說所言:“他們要維護的絕不僅僅是一個孩子,而是整個山林和山林里的生靈!”與銀蘭村村民所受洗禮不同,《藍百陽的石頭城》中的石頭城給予藍百陽的是撫慰。當藍百陽為阿媽改嫁而傷心時,石頭城涌出不同的味道:“有咸的,有甜的,有帶刺的,有軟和的,有暖的,有涼的,藍百陽被包裹在這樣的味道里,像有許多人圍繞在他的身邊,在和他說話,在安撫他?!碑斔{百陽痛失父親時,又是紅水河的石頭以淚眼相示:“阿爸最后的時間是與這塊石頭貼在一塊兒的,他相信阿爸的味道已浸入這塊石頭里了。他把臉貼到石頭上……百陽感到身體里的不安、悲傷、怨恨、恐懼一點點地被吸進石頭里?!蹦撤N意義上,石頭城承載了藍百陽的悲歡,更見證著他的成長。

        事實上,楊映川的兒童文學題材不同,卻有著共同的主題:成長。值得注意的是她筆下人物的成長多靠自我的頓悟。如藍百陽在經歷了生活的辛酸苦辣后來到南海,他要看看紅水河最終匯入的地方,當他看到大海的廣袤無垠時,他頓悟了:“他在那一刻感覺自己長大了。他不知道別人是怎么發現自己長大成人的。他發現,不是因為自己長高了就是長大了,而是心胸一下開闊了?!鄙倌昴窘硹钣裾羷t把修建風雨橋的每一根柱子、每一根榫都放在心里,當風雨橋越來越高、越來越長,他的心也就越來越開闊。那一刻,他發現:“原來心可以裝下這么多的東西,只要愿意,它可以無限大?!边@是楊玉樟從少年走向師傅的成長。包森林多年后再次回到天堂灘,躺在曾經躺過的巖石,閉著眼睛,當他睜開眼睛時已然大功告成:山林的一切已在他的眼里、耳里、心里。于是,他朝整個山林發出吶喊:“讓我來保護你們,我是強大的包森林?!迸c多年前阿公為救自己的吶喊相比,這是包森林由弱者變為強者的成長。

        成長的自我頓悟其實隱藏著一種兒童觀,即孩子的成長源于自我的啟蒙而非他者的教育。這就要求以孩子的視角、思維聽孩子之所聽,看孩子之所看,想孩子之所想。顯然,楊映川深諳此道。在通往成長的道路上,楊映川呈現的靈性世界有自然之美,有人間之愛,當然也有人間之惡,然而這一切都需要孩子自己去領悟,楊映川做的僅僅是“把孩子的世界還給孩子”。

      (編輯:李想)
      會員服務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3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