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9x5td"></cite>

<b id="9x5td"><form id="9x5td"><ins id="9x5td"></ins></form></b>

<delect id="9x5td"><track id="9x5td"><ins id="9x5td"></ins></track></delect>

    <span id="9x5td"></span>

    <cite id="9x5td"></cite><delect id="9x5td"></delect><var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var>
      <cite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cite>
      首頁>中國副刊>副刊文萃

      《為了忘卻的記念》發表“內幕”

      時間:2021年01月28日 來源:中國副刊 作者:錢虹
      0

        本文由羊城晚報選送

       

        

        施蟄存先生是我在華東師大讀本科期間的老師,主講“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課程。他被譽為一生同時開啟四扇窗戶——現代派小說創作的“東窗”、西方文學翻譯的“西窗”、古典文學研究的“南窗”、金石碑版考據的“北窗”的學界泰斗與文學大師。當時他已75歲,與我們的年紀整整相差半個多世紀。

       

        

        我畢業留校后,成了施先生的中文系同事。跟他熟稔了,曾問過他與魯迅先生的事。他真誠地說:“我一直很敬重魯迅先生,上世紀20年代末就與他時有往來。我主持出版‘科學的藝術論叢’,介紹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魯迅先生全力支持。叢書列出12本,魯迅一人就承擔了5本。我1932年主編《現代》月刊,1933年第6期上發表了他的散文名篇《為了忘卻的記念》,這在當時還是冒一點風險的?!睋f,胡喬木先生曾說過:“施先生在《現代》上發表這篇文章,比在黨的刊物上發表,它的作用要大得多?!?/p>  

        

        1932年5月,中國現代文學史上著名的大型文學期刊《現代》創刊。當時,在國民黨當局的政策壓制下,一些左翼文藝刊物,如郁達夫等編輯的《大眾文藝》、蔣光慈主編的《拓荒者》等,均被查禁。鑒于此情形,現代書局的兩位老板洪雪帆和張靜廬便考慮辦一個“不冒政治風險的純文學刊物”。于是,他們物色了施蟄存出任主編。他雖然才28歲,但已在上海辦過兩家出版社,編輯過兩份期刊;尤其是水沫書店,辦得風生水起,施先生將書店設在日租界公益坊的一幢石庫門房子里,只在門上掛一塊很小的招牌。那時常有作家到店里來閑談或聯系稿件,胡也頻和丁玲也來過,馮雪峰是水沫書店的???。所以,《現代》雜志主編,施蟄存可謂最佳人選。

       

        

        施先生創辦《現代》,他的編輯方針是想把《現代》辦成“一個綜合性的,百家爭鳴的萬華鏡”。正是本著這樣海納百川、大氣融合的編輯立場,魯迅﹑茅盾﹑郭沫若﹑馮雪峰﹑張天翼﹑沙汀﹑郁達夫﹑巴金﹑老舍﹑戴望舒﹑穆時英﹑沈從文﹑周作人、李金發等不同傾向的作家都在《現代》上發表過作品。然而,在這些作者中,施先生對于魯迅的文章格外器重,總是想方設法盡快刊發。據初步統計:施蟄存為當時處境艱難的魯迅在《現代》上發表文章計有:《論〈第三種人〉》《看蕭和看蕭的人們記》《關于翻譯》《為了忘卻的記念》,魯迅譯《海納與革命》等,還刊出過魯迅編譯的蘇聯短篇小說集《一天的工作》和《豎琴》的廣告,以及施先生為這兩本書親自寫的簡介等,其中有三篇被排在當期之首。

       

        

        值得一提的是魯迅那篇著名的《為了忘卻的記念》,文尾附記的寫作日期是“二月七-八日”,而發表是在1933年4月1日出版的《現代》雜志2卷6期。施先生說:“魯迅給《現代》的文章,通常是由馮雪峰直接或間接轉來的,也有托內山書店送貨員送來的。但這篇文章卻不是從這兩個渠道來的?!?/p>  

        

        查1933年2月7日《魯迅日記》寫道:“下午雨。柔石于前年是夜遇害,作文以為記念?!闭f明《為了忘卻的記念》在2月7日已經完成,為何卻注明“二月七-八日”?施先生分析:“因為文章中說:‘忽然得到一個可靠的消息,說柔石和其他二十三人,已于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在龍華警備司令部被槍斃了?!梢婔斞高@樣寫的意義,還是為了記念柔石?!?/p>  

        

        1931年2月上旬,殷夫、柔石、胡也頻等“左聯五烈士”在龍華上海警備司令部被槍殺,魯迅曾經強抑憤怒和悲痛的心情寫下了《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和前驅的血》,發表于當年4月出版的《前哨》月刊。但在那篇文章里,魯迅雖然悲憤難抑,控訴了“敵人的卑劣的兇暴”,但用的是筆名“L·S”,文中也沒有提起“左聯五烈士”的姓名。而在兩年之后寫的《為了忘卻的記念》中,雖然并沒有像前文那樣地厲聲痛斥“敵人的卑劣的兇暴”,但他不僅明文寫出了“左聯五烈士”的真實姓名,寫明了他們被害地點和遇難時間,還寫出了他們被捕后遭到迫害的情景。這些都是以前報刊上從來未公開透露的,在魯迅的文章中也從來沒有如此直言無忌。施先生說:“如果在2月15日或遲至20日以前交到我手里,我一定有辦法把它排進3月份出版的第5期里,讓讀者可以早一個月讀到。但是事實上我收到這篇文章已在2月20日以后?!睆?月9日至2月下旬這十幾天里,這篇文章在哪里呢?

       

        

        施先生憶道:“那一天早晨,我到現代書局樓上的編輯室,看見有一個寫了我的名字的大信封在我的桌上。拆開一看,才知道是魯迅的來稿。問編輯室的一個校對員,他說是門市部一個營業員送上樓的。再去問那個營業員,他說是剛才有人送來的,他不認識那個人。這件事情很是異常,所以我至今還記得。后來才聽說,這篇文章曾在兩個雜志的編輯室里擱了好幾天,編輯先生不敢用,才轉給我?!?/p>  

        

        收到這篇文章后,施先生起初“也有點躊躇。要不要用?能不能用?自己委決不下。給書局老板張靜廬看了,他也沉吟不決??紤]了兩三天,才決定發表,理由是:(一)舍不得魯迅這篇異乎尋常的杰作被扼殺……。(二)經仔細研究,這篇文章沒有直接犯禁的語句,在租界里發表,頂不上什么大罪名。于是,我把這篇文章編在《現代》2卷6期的第一篇?!笔┫壬€回憶道:“為了配合這篇文章,我編了一頁《文藝畫報》,這是《現代》每期都有的圖版資料。我向魯迅要來了一張柔石的照片,一張柔石的手跡(柔石的詩稿《秋風從西方來了》一頁)。版面還不夠,又配上了一幅珂勒惠支的木刻畫《犧牲》?!@三幅圖版還不夠排滿一頁,于是我又加上一張魯迅的照片,題曰:‘最近之魯迅’?!?/p>  

        

        這就是當年施蟄存發表《為了忘卻的記念》的“內幕”,他不但冒了很大風險,而且還根據文章內容盡了最大努力為此文配上了照片、墨跡與圖畫,起到了相得益彰的效果。

      (編輯:馬征)
      會員服務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3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