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9x5td"></cite>

<b id="9x5td"><form id="9x5td"><ins id="9x5td"></ins></form></b>

<delect id="9x5td"><track id="9x5td"><ins id="9x5td"></ins></track></delect>

    <span id="9x5td"></span>

    <cite id="9x5td"></cite><delect id="9x5td"></delect><var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var>
      <cite id="9x5td"><track id="9x5td"></track></cite>
      首頁>中國副刊>我與副刊

      卅載文情敦厚誼——王充閭先生對我的“詩教”

      時間:2020年08月19日 來源:中國副刊公眾號 作者:侯軍
      0

        編者按:

        剛剛上線的《讀家》??扑土酥⑽募?、文史學者王充閭先生的《讀后漢書》一文,引起廣大讀者對這位學識淵博、文筆精湛的文史大家的熱切關注。為此,本期《中國副刊》特刊發侯軍的文章《卅載文情敦厚誼》,王老先生那溫文儒雅、悉心扶掖后學的古雅之風躍然紙上。

       

      王充閭先生《文學影志》收錄與侯軍的合照。

        5月5日,收到了王充閭先生寄來的一冊新書《回頭幾度風花·文學影志》,這是他的一部攝影集,記錄著他幾十年文學生涯的文友交集和屐痕處處。令我感到驚喜的是,在該書第一部分《文苑留痕》中,還收錄了我與王老的一幅合影,說明文寫的是“與作家侯軍在湖南(1996)”。觀舊照而懷遠方,不禁憶起了我與王老近三十年的文情與詩交。

       

        卅載文情敦厚誼,一庭英彥耀京都。侯門藝海深如許,?塞外王翁樂矣乎!?

        在該書的扉頁上,王老還題寫了一首七絕:“卅載文情敦厚誼,一庭英彥耀京都。侯門藝海深如許,塞外王翁樂矣乎?!弊x罷,我被深深感動了。王老是當今屈指可數的文章泰斗,同時也是造詣淵深、詩思超逸的詩詞大家。我有幸在年輕時與其相識,沾溉詩意之春雨,沐浴智慧之熏風,進而成為“忘年之交”。雖然人隔兩地,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每次均能親聆雅教,惠我良多,尤其是在舊體詩詞方面,王老對我有提點靈穴、撥云見日之功。我在心底早已將其視為我的“詩教恩師”了,只是王老每每婉拒,不肯收納我這個不成器的弟子。

        還是從1996年的那次湖南相聚說起吧——那是一次由《散文(海外版)》組織的學術性很強的研討會,在張家界舉辦。在會上,我與王老的觀點十分契合。會后在山水間徜徉漫步,王老一路與我同行,邊走邊聊,那真是:詩思與史識交匯;山水與人文共賞。暢快淋漓,意猶未盡。離會之際,王充閭先生執意挽留我多陪他幾日,再去看幾處三湘名勝。這當然也是我求之不得的。就這樣,我在湖南陪他度過了十天難忘的詩旅。

      當年在張家界與王充閭先生徜徉于山水之間。右為《散文(海外版)》主編甘以雯女士。

        相聚難舍,終須揖別。在返回深圳的前一晚,我將一首七律《留贈充閭吟丈》悄悄放在桌子上,自己就出去取機票了。王老當晚一回到賓館,就讀到了這首留詩,顯得特別高興。待我回來,他對我說:“這種贈詩作別的古風,能在你這個年齡的人身上重現,讓我感到欣慰,這說明‘吾道不孤’??!”說著,就跟我推敲起詩中的用典和平仄來。他先是肯定了我的詩境和氣脈,認為一首詩,只要有意境,就已成功了一半,而氣脈的調順和氣勢的貫通,乃是考驗詩家語言駕馭能力的關鍵,而這些,此詩都已具備。只是在用典上有些隱晦不清,平仄也有不諧之處。他拿起筆,在我的詩稿上隨手改動了一兩處,我取過一看,眼前頓時亮了:晦澀處鮮明了,不諧處通暢了,如此點石成金的“法術”,令我見識了何謂大家手筆——

        “三湘十日幸相陪,攬轡回眸萬興灰。設祭同尋屈子廟,談經共上赫曦臺。誅秦寄恨揮詩筆,憫宋托悲見史才,岳麓雖無伊洛雪,大賢門下意徘徊?!?/p>

        我向王老深深拜謝,他笑道:“還是你的詩先把我感動了,讓它帶著瑕疵走,我有點于心不忍?!闭f著,他從行囊中取出一本精裝的小書,說:“這本詩集本來是我隨身帶著自己看的,今天讀了你的詩,我覺得應該把它送給你,咱們是詩中同道??!”我接過來一看,正是王充閭先生的舊體詩集《鴻爪春泥》。王老以自存的詩集作為告別的贈禮,我自然能掂出這本小書所蘊涵的情感份量。

        返深不久,我就收到王充閭先生的一封來信,信中寫道:“旬日叼陪,傾談暢敘,快何如也。一朝判袂,南北分飛,‘于我心有戚戚焉’?!倍@不也恰恰是我內心的感受么?我當時并沒想到,這一朝分別,竟是多年睽違。在這期間,我又陸續收到王老寄來的一本本論詩新作,如《王充閭詩詞創作論集》、《詩性智慧》等等。而我則把與王充閭先生的十日傾談,整理成一篇萬字對話錄,題為《面對歷史的蒼?!?,先是發表在《鴨綠江》雜志,后來又收入我的《問道集》中。

        自打結識王充閭先生,他就力邀我有機會到沈陽一游,我也多次答應。只因多年來身陷報海,無法自拔,一直未能成行。直到2006年8月,我才借著一次帶隊前往山東遼寧考察學習的機會,實現了“做客遼寧”的心愿。這次遼寧之行,我專門抽出半天時間,去參觀我心中的景點——王充閭先生的書房。那是一座公寓樓里的一個普通單元,除了客廳之外,所有房間都被用來藏書,我還第一次在個人書房里見到了只有公共圖書館才用的那種具有伸縮功能的金屬活動書架。王老解釋說:“空間實在不夠用了,就置備了這套家伙,能多裝幾倍的書??!”參觀一過,我就和王老在客廳一隅,暢敘別情。

        每次見到王充閭先生,我都要準備一個話題,向他請教。這次,我特意帶上剛剛寫成的四首舊體詩,那是我在從煙臺開往大連的海輪上,匆匆寫成的《膠東紀行詩》。

        王老對我帶來新作感到很開心。他讀得很認真,還問了幾個典故的出處,比如,《青島迎賓館》中那句:“書案曾驚風雷動”,是不是指六十年代毛澤東住在這里,起草了發動文革的重要文件?《康有為故居》的最后兩句,是不是暗指康夫子晚年敢冒風險接受生殖器手術?等等。我對王老的提問都予以肯定的回答,同時暗暗佩服老先生對舊詩用典的精準判斷力。

        沉吟片刻,王老開始不緊不慢的點評了。他先是肯定這幾首詩的立意,皆是有感而發,不同于一般的旅游觀光詩,應屬懷古之作。接著,他隨口背出幾首古人的懷古名句,講起了懷古詩詞的特點,對比我這幾首詩,覺得還有那么一點古意:“懷古詩,不能單純講史,史實只是詩人感發的元素。關鍵是對史實要有闡釋,要有詩人的感慨和見地。這就顯出‘思’的重要了。我曾經對你講過,詩、史、思這三者的辯證關系,看來你已經理解了。這幾首詩,有史實,也有思想,應該說是不錯的作品。而且有些句子,意象很好,有對比,也有隱喻,比如:‘花廳迎送皆過客,石磴榮枯隱青苔’;還有‘身經百劫心路闊,筆礪千鋒墨痕舒’;還有‘身至海崖神馳遠,目極天際心放寬’,等等,這些對子都不錯,有些哲思,有些妙境,能夠引發讀者的共鳴和聯想?!?/p>

        我說,您最好給我挑挑毛病,這樣才有利于我改進和提高嘛!王老笑道,你別著急,下面就要講講問題了,“我發現,你寫詩有個習慣,就是在結尾兩句喜歡把歷史拉回到現實景物里。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讓讀者有一種思維的跳躍感和滄桑感,比如第一首《青島迎賓館》‘繁華落盡滄桑顯,夕照高丘筑石臺’,第三首《劉公島》‘而今我輩登臨處,山自青蔥鳥自啼’,都是這種手法。這本來是個優點,單看一首詩,效果還不錯。但是,如果老用這種辦法結尾,形成積習,就難免雷同了。俗話說,積習難改。你在這里用上兩次沒有問題,但是不能形成積習?!?/p>

       

        

      王充閭先生的舊體詩集《蘧廬吟草》

        老實說,我此前并沒留意到這個“積習”,王老卻目光如炬,一眼看穿,及時給我指了出來。他接著說:“還有一點,我想跟你探討一下古詩的句法問題。我們學寫古詩,往往是依照現代漢語的語法,主、謂、賓按順序排列來構成一句詩。比如你這里的句子‘花廳迎送皆過客,石磴榮枯隱青苔’,‘身經百劫心路闊,筆礪千鋒墨痕舒’,等等,都是主謂賓的句法結構??墒俏以谧聊ス湃藢懺姷脑E竅時,就發現古時并沒有現代漢語的語法規范,在他們手里,主謂賓完全是靈活的,可以互換位置,名詞可以當動詞用,而且用得很活。他們的句子為什么充滿神奇莫測的變幻?我覺得除了意象的新奇深刻之外,句法的靈活運用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我就想,你這幾句詩,要是把主謂賓互換一下,是不是效果更好呢?”我問:“你說怎么互換呢?”王老拿起筆,在我的詩稿上輕輕劃了幾個換位符號,交還給我。我一讀,果然在原句的基礎上,又多了幾分曲折跌宕之趣——“迎送花廳皆過客,榮枯石磴隱青苔。曾驚書案風雷動,應記軒堂史冊開?!薄鞍俳偕斫浶穆烽?,千鋒筆礪墨痕舒?!蔽野迅暮蟮木渥拥鸵鲾当?,細細體味著句法變化帶來的妙處。王老接著講道:“我覺得,寫舊詩的關鍵是要熟悉和掌握古人的思維方法,至少是接近他們的思維習慣。不然,我們就只能是拿現代人的思維方式和習慣用法,照格式填寫詩詞,總是學其皮毛,無法達到精深的境界。當然了,現代人寫舊詩,本質上還是現代詩,不可能也沒必要去復制古董。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即使抒發的是現代人的感情,只要你用的是舊體詩的形式,就要盡可能寫得地道,這樣才能寫出韻味?!蓖趵系倪@一番詩論,令我頓時茅塞頓開,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由此,我又學得一手寫詩的“獨門秘訣”。

        歸來以后,我把經王老改過的四首詩反復精讀,驀然發現,王老何止是幫我改了句法,暗地里,也把我不太諧律的平仄誤植,也隨手改正了。他知道每個寫詩的人都有自尊心,直接指出對方的平仄問題,容易讓對方感到有失臉面。于是,他特意采取“高舉高打”之戰術,從“主謂賓”句法破題,在闡釋詩論的過程中,不動聲色地糾正了我的技術性錯誤。悟到這一點,我頓時心生暖意感佩至極——何謂大家風范?何謂長者之風?斯之謂也!

        末了,再把話題扯回到文章開頭吧——收到王老的贈書以后,我本想依原韻與王老唱和一首的??墒?,筆重千鈞,不知從何處落墨。是啊,“卅載文情敦厚誼”,王老對我的卅載文情和忘年厚誼,又豈是一首小詩所能盡述?同樣令我感到“壓力山大”的是,我要以怎樣的耕耘和豐碩的成果,才能不辜負王老的期望,真正讓“塞外王翁樂矣乎”呢?愿王老有以教我!

       ?。?020年5月10日于北京寄荃齋)

      (編輯:馬征)
      會員服務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34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